用手机翻译点菜的老外

用手机翻译点菜的老外

作为一名合格的社畜,晚上8点多随意找了一家面馆打发自己的肚子,一边刷着手机,一边大口地吞咽着牛肉面。时而吸得过猛,把汤汁甩到自己的脸上,抓起桌上的抽纸随意往脸上一抹,继续重复吞咽的动作。

此时进来一个老外,看长相、身高和肤色,我猜测他是印度人。看到他穿着格子衬衫,脚上却是一双廉价的蓝色拖鞋,我就更加肯定自己的猜测。

他环顾了一周,抬头看着菜的图片,很是茫然。良久后发现没人理他,老外把手一挥,店里年轻的小工招到身边,然而他一句话都没有说出口,只是用手指了指牛肉套饭的图片。我以为他是要点这个吃,但接下来他拿出手机,打开翻译APP写了些什么东西,小工看完一脸茫然,抬头说这里没有羊肉。当然,老外完全听不懂小工说什么,双方又茫然了一会儿,老外放弃了,重新拿起手机写些什么东西。

这次小工很是了然,跟厨房说他要吃咖喱鸡肉,厨房终于可以动工了。老外慢慢地找了个位置坐下,整个人怅然若失。他一定吃了很久的咖喱鸡肉,他一定想尝尝中国的美食,可他不会说,也没有办法准确地表达菜名。

看他在那边挣扎,我很想过去帮帮忙,说句 Hey bro. Which do you want? 但我终究没起身,因为我突然发现自己不会用英文说菜名。比如牛肉套饭,我应该说 beef rice 还是 beef and rice,又或者是 beef with rice?如果这个好理解,那么牛肉羹汤又该怎么说?咖喱怎么说?牛肉丸怎么说?自告奋勇地上前表现,最后又吭吭唧唧说不出来,那还不如装死呢!

别人来看我没有丢人,因为我根本没有站出来,但是从我自己内心看来,我的脸已经丢尽了。学了十几年的英语,连个菜都不知道怎么叫;怎么说也是在外企上班,偶尔还要和老外通通电话,此时却连站起来的勇气都没有。此时我的短板不是发音、不是语法、不是修辞,而是词汇量的匮乏。人有兴趣也有专长,例如我熟悉电子产品相关的名词,我老婆擅长阅读化妆品相关的名词,假设把我们两阅读的东西互换,那么两个人都得傻眼。今晚这件事让我意识到自己在食物、菜名这方面的缺失。

渐渐地,一个英语词汇的学习方法从我脑海中升起——分类学习法。收集同一类别的词汇,统一去记忆,让自己熟悉某一方面的名词,再辅以通用的语法和表达,很快就能成为某一领域的英语“专家”。如果在记忆的过程中能够与实物对应起来,那么这个方法将更加高效。

看着失落的老外,我想这样的境况也有他自身的责任,他既然要来中国工作,那么就得学会中文。凭什么中国人到国外留学、工作,首先要克服的就是语言障碍,要跟着本国人一起说当地的语言,而老外一句中文都说不出口却能够在中国拿高薪,还倒逼中国人和他们说英语?中国人对自己的语言不自信,对自己也不自信。就拿我所在的售后部门来说,为了老外在中国能够顺利地报修,公司专门设立了 English line agent,而许多中国客户在国外不惜昂贵的电话费也要打回国内来报修,因为国外根本没有中文热线,也没有说中文的售后人员。用外语报修时,中国人同样面临着某领域词汇匮乏的问题,但是中国人都会把问题归咎于自身。

中文使用者数量大,但是在全世界范围内的普及程度很有限,这已然是个事实。我们自己要坚持讲母语,自己尊重才能让别人尊重。这次只能吃咖喱鸡肉的老外大概会有所行动,假设真的如此,那也是不错的结果。

《用手机翻译点菜的老外》有2条留言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