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杨哥一起吃饭,聊到了租房子的事情。

杨哥:“你现在还租在那里吧?”

我点头,“嗯。”

“笑笑还是阿姨在带?”

“是啊,不过阿姨不愿意留在厦门,就让她带回武平了。”

“笑笑不在的话其实你们没必要租那里。”他顿了一下,“不过那边也不贵就是了。你们合同签了一年?”

“三年。”

“这房东挺好的,愿意签三年。其实有些房东看到我们这样的小年轻高兴着呢,斯斯文文的,不会把房子弄脏弄乱!”

我:“是啊,我房东很放心,来看过两次,之后直接就不管了。”

“正常,房东要是看到杀马特那种的还要涨租金。还有外国人,我以前住东渡的时候,那里很多外国人驻唱,他们租房子就更贵。”

“外国人租房子更贵?”我以为自己听错了。

“是更贵。我以前租房找过很多中介,看到我们这样的小年轻,一般都会帮忙向房东压价,要是遇到外国人——直接涨他 20% 没跑。”

我摇了摇头,等他继续说。

“其实很简单,那些来中国的外国人很多就是国外的‘ 渣滓 ’,在他们自己国家混不下去了才跑来中国捞钱。那些人很没素质,喝了酒到处扔酒瓶,把租的房子搞得各种脏乱,房东看到都怕。”

终于我算是明白了,“是啊,只要披着那层洋人的皮,在中国就不怕赚不到钱。 中国优秀的人往国外跑,国外垃圾的人往中国跑…… ”

俩人对视一眼,陷入沉默。

发布者:耕读君

很少读书,也不会种田

留下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