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夜杂记

舅妈已经到厦门二十来天了,生活在一起的这些日子,我们互相了解和适应对方,有顺利的方面也有许多不顺,然而因多了亲戚这一层关系,很多事情平添了复杂度。

叫舅妈去厦门只有一个目的——照顾笑笑,当我们去上班的时候,得有人负责她吃穿、玩耍和睡觉,这样她才有可能留在我们身边,我们才有办法成为真正的父母,而不只是一个称呼。在她与笑笑最初的几次接触中,我们没有感觉到她俩之间产生连接,但一厢情愿认为她们只是需要时间来熟悉彼此。如今笑笑抗拒她,越是如此,舅妈越无法产生喜爱,双方距离似乎更远了。

妍还没有开学,经过许久分离之后,笑笑天天粘着妍不放。当舅妈想要靠近笑笑时,笑笑总会把她推开,久而久之,当我们希望舅妈与笑笑多加接触以便培养感情时,舅妈常抱怨道:“她又不要我动。”真是一个头疼的死循环啊。

之所以还没开学就让舅妈来厦门,我们的本意是让笑笑和舅妈尽快适应对方,可以慢慢过渡到开学后只有他们俩人在家的状态。如果可以,和照顾笑笑有关的事情应尽量由舅妈负责,这样她才能摸透笑笑的脾气和习惯,将来更得心应手。然而因为上面所说的原因,舅妈更愿意做家务,笑笑主要还是我们夫妻俩在照顾。舅妈的缺席让妍有了怨言,她有着最强烈的将笑笑留在身边的愿望,她作为幼儿园教师也最讲究幼儿环境过渡,然而现在的状态让她很没有信心。

我是夹在中间的人,一方是妻子孩子,一方是自己的舅妈,我们和舅妈既是亲戚关系又是雇佣关系,人情与经济错综复杂的关系让我不知所措。如果笑笑与舅妈互相喜欢,她们相处和谐,那倒也没什么好说的;可是万一她们确实不合适,最终我们得换人带的话,又要怎么和舅妈说呢?这必然在我们的亲情上留下一根刺。

我和妍说,现在我们先别着急,要留点时间给她们适应。我们得把期望值降低,舅妈虽是亲戚,却并非笑笑的奶奶、外婆,她还拿着我们发的工资,给笑笑的并非无条件的爱。相比外人,我们至少更放心笑笑的饮食和安全,这已经很不错了。至于陪伴和教育,这本该是我们担起的责任。这样一说,妍也就更宽心些了。

窗外风雨未停,间或劈过一条闪电,显现一个天与地、雾与水交融的混沌世界。我们平复心情,合眼入睡。

默认图片
耕读君
很少读书,也不会种田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