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牌。打牌。打牌。

胡适打牌日记

开头放一张胡适打牌日记,简直和我这些天的生活一模一样。

今天已经是培训的最后一天,trainer计划让我们开始尝试处理业务。我们知道神仙日子已经一去不复返。

培训期间时间是很自由的,中午吃了饭,一群人无非休息或聊天吹牛。直到本周一有个同事提议去喝饮料,偏偏店里有副牌,加上另一个同事,我们仨人开始重温过去社会阶级矛盾重重,个人命运在时代潮流中飘忽不定的痛苦与挣扎——斗地主。

我大约有几年没打过牌了,刚上手时无论好牌坏牌都能让我打得稀巴烂。幸好我也是赌过钱、输过钱的人,同事之间斗地主娱乐,不涉及赌资,所以输赢都在一笑间。

第二天我主动提出继续打牌,因为想把第一天输掉的面子挣回来。结果依旧被蹂躏。直到第三天才开始找回一些感觉,牌运似乎也开始转好,同事洗牌的次数总算多起来了。

打牌是脑力活动,不过打牌之后不仅不累,甚至觉得比睡了一觉还神清气爽。培训期间没什么压力,我为了处理网站的问题(性能优化Google Adsense被限制)已经连续数日熬夜,最晚的时候接近凌晨4点才睡。可我依旧觉得比之前过得轻松愉快。

尽管过着吊儿郎当的日子,上课也是偶尔听听,但我的培训成果似乎还不错。昨天的考试中拿到95分,其他同事中有80几分的,不过多数在55到75分之间。由于从一开始表现就还不错,我被安排做本次培训的“班长”。一开始同事还阴阳怪气地喊,不过慢慢地他们喊得自然,我听着也自然。一群人终究要有一条主心骨才能做成一件事,这不也是培训的收获之一吗?

连续半个月好吃好喝好玩,我明显感觉到自己又胖了一圈。尽管肚子摸起来软软的很好玩,可我还是要骂一句“该死的肥肉”。等到清明假期结束,工作重又接踵而来时,肥肉们到底会离我而去,还是会越积越多呢?

我和“牌友”都不甚感慨:也许接来下不再有一起喝茶打牌的机会了。

不过我发现了一个小秘密,如果以后想要天天打牌也是有可能的,前提是我们三人都好好努力当老板,因为——

我们整栋楼最大的老板,我已经连续几天打牌时见到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