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期在家办公

已经有一个多月了,每个工作日的早上 7 点半,我从闹钟铃声中醒来,迷迷糊糊地拿起手机看一眼时间,然后关掉闹钟再次躺下。不到两分钟时间后,我会挣扎着打开手机,设置个倒计时,一般是 10 分钟。

当倒计时结束的铃声响起时,我就真的得起床了。

穿着睡衣拖鞋,我的第一站是卫生间。坐在马桶上翻看完新邮件,再看看前一天基金收益和 Google Adsense 广告收益,时间很快就到 8 点 10 分左右。起身刷牙洗脸完毕,我也懒得剃胡子和换衣服。第二站是我这一天将要停留最长时间的地方——次卧。

每天在家办公的次卧

当初装修时在次卧定制了衣柜,衣柜靠窗这边定制了与之相连的整排书桌。书桌左侧与衣柜侧边相接,中间是一列抽屉,右手边则与书柜相连。在寸土寸金的厦门,我们不得不利用好每一寸空间。

我打开公司的电脑,连上 VPN,打开一系列上班要用到的工具,8 点半,社畜的一天就这样开始了。

如果运气好,当天的 case 量不算太多,那我就可以抽空出去泡杯牛奶吃个面包;要是运气不好,那铁定是钉死在电脑前,直到中午才会起身去吃顿饭。暑假期间妍放假,因此多数情况下走出房门就能吃到饭菜,可是未来她去上班,中午恐怕只能点外卖了。

好不容易熬到下班,笑笑早已在客厅等着。我上班,妍怕热,白天里笑笑只能呆在这房中,可小孩子很难静下来,她往往会捣乱或发脾气。一开始妍还会哄她,可是一天重复过几次之后,妍也会受不了,“爱心教育”就这样夭折。外面鸡飞狗跳的,我很难不受影响,有时甚至变得狂躁。

为了让笑笑能够活动活动,也为了消耗她的体能,让她把精神尽量消耗在外面,下班后我们一般会出去走走。房子离海边不远,骑电动车 5 分钟就能到,所以我们要么去海边走走,要么在小区空地运动。

之前我们趁退潮抓了几只招潮蟹,用桶装了泥沙和海水带回家里养。招潮蟹长着一只不成比例的巨大的螯,每当退潮时,滩涂上就会露出密密麻麻的小孔,那个就是它们巢。没有危险时,它们全都钻出来,高举着大钳子耀武扬威,可是一旦有人靠近,它们会迅速钻进巢里。为此我蹲在滩涂上,一动不动假装自己是石头,等招潮蟹都钻出来,稍微远离洞口时,迅速地伸手——不是伸手抓螃蟹,是堵住洞口。无洞可钻,招潮蟹就会惊慌失措,再抓它就易如反掌了。因为它们只会往洞口跑,所以很多时候它们甚至自己就撞到我手上。

带回家的招潮蟹

带回家的招潮蟹不用担心饿死,因为它们是滤食性的螃蟹,吃滩涂泥沙里的微生物。我找了个长方形的花盆,将泥沙堆积成海滩一样的小坡,它们就和在自然中一样抢地盘、挖洞。不过后来可能是水质变差,有两只招潮蟹死了,于是在一个晚上,我们一家专程去海边把剩下的招潮蟹都放生了。

当我说到自己长期在家办公时,朋友都会表示很羡慕,我也确实体会到它的好处——省去了每天来回 2 小时通勤时间,属于自己的时间和陪伴家人的时间更多了。不过相对也有不好的地方,主要是受家人的影响,注意力没有那么集中,而且长时间呆在家里,很少接触其他人,对心情也会产生影响。

很快就要到 9 月份了,笑笑即将开始入学,届时妍也开始上班,所以我还得考虑接送的问题。在家办公的状态也许会持续很久,这让我更加渴望成为一名自由职业者,让自己解除时间和空间的限制,活得更加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