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此更不敢坐飞机了

3月21日,东航一架波音737客机在执行昆明——广州航班任务时,于梧州上空失联。目前,已确认该飞机坠毁。机上人员共132人,其中旅客123人、机组9人。

大河报微博

(3月)25日由重庆至莫斯科的3U3839货运航班,起飞后出现机械故障返航,现已安全降落。川航3U3839航班于25日7时43分从重庆江北国际机场起飞,原计划于当地时间25日9时30分抵达莫斯科谢列梅捷沃机场。25日16时07分,飞机在重庆江北国际机场安全降落。

新华报业网

2022年5月12日08:09分,西藏航空B-6425飞机TV9833执行重庆-林芝航班,机上113名旅客,9名机组人员,在重庆江北机场起飞过程中机组发现飞机异常中断起飞,飞机偏出跑道。所有旅客和机组全部安全撤离,受伤旅客均为轻伤,送往医院治疗,飞机起火受损。

红星新闻

从马航 MH370 航班失踪以来,我们渐渐认识到,每天被无数人当作便捷出行方式的民航似乎并不像想象种那样安全。以前被吹爆的“从概率论来说最安全的交通工具”——飞机,让我感到恐惧。

大一寒假第一次坐飞机,从重庆江北机场飞厦门高崎机场。后来廉价航空兴起,放假时我更常坐重庆飞广州的西部航空,最便宜的一次机票仅90元,加上机场建设费和燃油费才210。从那时起,许多航班价格都低于同样目的地的高铁动车,选择飞机出行的人越来越多。

重庆江北国际机场
2013/01/19 第一次坐飞机
于重庆江北机场

每次坐飞机我都选中部靠窗的位置,一来可以看到外面的景色,二来能看到机翼的动作,就能和机身的摆动结合起来,让自己安心些。前一两次坐飞机时好奇又兴奋,体验还是不错的,后来习惯了,便只是例行公事般看看机翼看看山河,推测自己到什么地方了。

记得最害怕的一次是晚上11点多的飞机,厦门飞重庆,但是要在湘潭经停。我依然选择靠窗的位置,只不过外面一片漆黑,什么都看不到。途中遇到了气流,飞机就像是飞着飞着突然被人从身后拽了一下,机身一抖,整个机舱的灯就突然灭了。过了一会儿灯重新亮起,机长对我们说遇到气流不用惊慌,大家系好安全带。如果只是一次的话也还好,当晚大概有三分之一的路程是在气流颠簸中度过,从那之后我就对飞机有了阴影。

重庆江北机场
2016/06/30 毕业时离开重庆

2017年7月,我和妍去重庆玩了一个星期,去时坐飞机,回来时正好遇到福建台风,导致我们的航班被取消,最后不得不退票并选择坐动车回福建。

2019年7月,和一群朋友去台湾自由行,在厦门坐轮船到了金门,再从金门坐飞机去台湾本岛,回程时相反,那是我至今最后一次坐飞机出行。因为距离不远,立荣航空往返金门-台湾的飞机很小,而且还是机翼上带螺旋桨那种。

立荣航空飞机
2019/07/12 于金门航空站

因为听说过机型越小越颠簸,所以当时我心里有些忐忑,担心自己在飞机上过于紧张。不过当时一路上晴空万里,而且又是第一次跨海飞行,所以就忙着欣赏风景了,反而是我最放松的一次飞行体验。

从台湾回来后我没有再坐过飞机,很多短途旅行都是自驾和动车解决。疫情开始后,长途旅行变得更加不实际,因此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我应该都不会有坐飞机的需求——即使有,我也会尽量选择其他方案替代。

有个姑丈是河南人,每次他们一家人回河南都是分开走的:他坐动车或火车,其他人坐飞机,因为他不敢。以前我总笑他胆子小、太惜命,但现在我开始认同他的感受。毕竟生命只有一次,同样是出事故,飞机失事的生还率接近于0。东航坠机事故的乘客出发前无论如何也不会预料到,飞机飞得好好的,就像往常一样,竟然会突然直直地扎进山里。新闻越是密集,我们越容易把自己代入其中。

有人说中国民航的安检最严格,中国民航的安全系数最高,这也许是上次连续十余年的安全记录给人留下的印象吧。只要查一查中国民航以往的安全事故,可以发现其实事故并不少,但民航业想要大家遗忘,相关产业希望大家遗忘,不得不飞的人也希望自己遗忘。有人说“什么交通工具都有出事概率,走在马路上都可能被车撞”,这是事实。这篇文章只是我个人的经历和主观感受,并不是劝诫他人不要坐飞机。事实上只有民航更加繁荣,问题才更容易暴露和解决。

如果安检、管理、飞行员错误导致的事故是偶然,那么飞机设计和制造缺陷导致的事故就是必然。波音问题频发,但是我们没有更好的选择,这是最无奈的事。希望国产飞机或其他国家的飞机制造商能崛起,让乘客的安全有更多选择。

耕读君
耕读君

不会种田,也很少读书

文章: 119

一条评论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