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时代的落幕

我忘记了早起的闹钟,忘记了收拾背包,忘记班车几时从哪里出发,忘记部门所在的楼层,也忘记了许多同事的名字声音和相貌。

现在我要把这些记忆找回来——不得不找回来——长期居家办公的生活结束了。

居家办公

我们公司一直在推动灵活办公,早在疫情前就有许多员工长期居家办公,疫情发生后则推广到公司绝大多数成员。公司推出了“工位回收计划”,申请长期居家办公可以获得一次性补贴,将工位“卖”还给公司。再之后,所有工位都再不固定,甚至开发了程序给员工“抢”座位。

我早早申请居家办公项目,因此接近一年没去公司了。

那时的公司像个空城,去公司上班的人寥寥无几,于是公司整合楼层、缩减班车路线,想必省下了不少钱。

总部在5月份发出邮件,说疫情结束了,公司还会持续混合办公模式,但是距离公司1小时车程内的员工一周须有3天以上到公司上班。当时我和老板确认,老板说并非强制。

因我们部门工作是对内的,在家在公司都一样,想必此次要求回公司也不过是自上而下的作用,顺应高层的要求罢了。

至少在中国,居家办公并不普遍,城市里每天早上都有无数人在闹钟的喧闹下挣扎爬起,不仅要收拾好自己,还得收拾好孩子,匆匆忙忙地出门,像蚂蚁一样汇入车流中,停停走走。在我看来,大多数办公室工作都没有到公司的必要。通勤花费的时间和精力是对生命价值的贬低,是社会资源的严重浪费。

交通拥堵

原以为公司会在灵活办公的路上越走越远,将来只要是可以远程办公的员工都会安排居家办公,然而大胆踏出的那一只脚又小心翼翼地往回收了些。

工作本是双向选择,员工不符合公司要求可以解聘,公司不合员工胃口也可以离职。现实如此,不必过于强求。

耕读君
耕读君

不会种田,也很少读书

文章: 113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