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在资本这边?不,是站在生存这边

感冒了一周,终于还是发烧了。咳嗽鼻涕没停,脑壳一阵一阵地疼,浑身肌肉和骨头像是在打架。

不得已凌晨去医院,两点多才拿药回家。发消息找老板(我的直属经理)和管理出勤的同事请3天病假,附上了医院开具的诊断证明。我知道有证明在手,老板和同事不会不同意,但我总觉得他们不会打心底里同意。

第二天早上,拉的群里先收到同事答复,在她确认OK的情况下,老板跟着说“好好休息”,我分别表达感谢。

在卫生间的镜子前,我看到发烧后的脸,眼窝发黑下凹,嘴边的皱纹似乎更深了,像是一夜之间老了四五岁。看着自己的眼睛,突然脑中蹦出一个声音:休病假是我权利,为什么请个假都让自己感到难以开口?

失落

我从毕业开始进入这家公司,公司福利一向都让朋友他们羡慕,我也在不少地方宣扬公司的好。

同事是人,自己也是人,但我们是被资本组织在一起的人。我的请假会给老板和同事造成经济损失吗?不会,但是会增加他们的工作量。他们在相同工作时间内得到的报酬没有增加,但是因为我请假,同事需要分担工作,老板则可能面临部门 KPI 变差的风险。

所以,他们不是站在了资本的一边,是站在生存的一边,也就是站在自己这一边。

我不苛求因工作凑在一块的人能够对我有什么感情,之所以请病假都要小心翼翼,都是因为自己本事不够,既不是自己当老板,也没有在公司混出个模样来。换位思考下,如果我是管理出勤的人,或者我是部门经理,是不是也会有相同反应?

所以也不要抱怨什么资本剥削了,有本事就自己创业当老板,没本事就好好珍惜工作,至少它能让自己活下去。

耕读君
耕读君

不会种田,也很少读书

文章: 113

一条评论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