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打的咸鱼流水的岗

上周 HR 找我确定了新部门的 Offer,6月1号正式生效。如果算上小部门之间的调动,一年里我换了3个部门。

去年4月从家用大 team 换到了商用,起初在一个小部门里专门负责香港客户,后来业务调整,开始和其他同事一样处理大陆和台湾 case。大约干了半年,有个二线的部门缺人找上我,于是去年10月我便去了二线。

二线也还是归属于商用大 team 下,处理疑难的或者是有商业风险评的 case,不仅需要跟内部许多部门打交道(夹在中间做事),而且还要跟客户接触,干过的都说累。而我本次面试的部门属于 global team,家用商用业务都有,但好在只需要给内部同事提供支持,不必再接触客户,自然也就不用挂着 case。

其实我即将去的这个部门刚独立出来时我就想去,只不过当时刚到二线,不好意思和老板开口。这次一有机会我就申请了,老板没有迟疑放我走,原因后面再说。

这是我到公司以来第一次主动转岗,而且几乎是第一个投简历的人。有多早呢?内部招聘网站还没发布职位信息时,我已经知道这个部门有招人计划,并且找新部门的老板表明了自己的意向;职位信息发布后,我找当前的老板说明自己要去申请,并且立即获得了批复;招聘的邮件群发出来,大家都收到后,有不少同事问我是否报名,我说简历都已经提交了。

以往我对于岗位根本不关心,这次消息如此灵通,动作这么快,一方面是有转岗意向,另一方面则是新部门有许多原家用的同事,是他们早早地提醒了我。新部门老板是我在家用部门时两年的 coach(师傅),不然也不会有提前打招呼一说。

当前部门还有另外两个同事也报名了,但他们几乎必然要成为“炮灰”——不是因为实力和经验。

商用部门此次招聘的名额共 4 个,据说有三十多人报名,一线二线都有。要说实力和经验,难道不应该二线的人优先吗?Too young, too naive. 二线也不过是大 team 下面的一个小部门,总共不到 20 人,一次走 3 个,部门工作还怎么做?新部门即使再想要人,那还不得原部门老板同意放人才行吗。

前面说到,老板没有迟疑放我走,事实上另外两个同事也得到了老板的批准,但是为什么实力不差的他们被卡脖子,被人吐槽“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能上”的一线人员却上了呢?

这是因为三人之中只能选一人时,那个人必定是我。不是因为我的学历、语言优势,也不是我的跨部门经历,更不是我和新部门老板的关系(许多家用前同事也报名并提前找过他,但也没能录取),而是因为我的确不适合当前这个部门。

我不是一个很勤快的人,也不是无私奉献的人。当初二线找上我,告诉我工作内容以及“偶尔”需要加班时,我已经预感自己不适合,但它毕竟是个机会,于是我抱着尝试的心态来到这个部门,之后才领略到,人可以有多“卷”。许多同事习惯了开电脑工作到深夜,习惯了24小时待命,我做不到,所以我处理客户的结果不差,但是日常老板们要看的数据各种不合格,没少被老板约谈。另外两个去面试的同事虽不能说拔尖,但至少态度比较好,不像我这么“咸鱼”——二线部门责任重大,不能容忍“咸鱼”的存在。

当我和老板表明去意时,我想他应该是发自内心的高兴,因为“麻烦”自我解决了。在外企,老板要树立和保持“民主”的人设,在另外两个同事找他时,他即使内心不悦也要笑着说可以,但是新部门老板找他时,一切又变得可控。我和同事聊天时说,当招聘信息公布给所有人时,现在这个部门的 coach 竟主动建议我报名,还表示会帮忙打招呼,我这是多让他们闹心才会得到如此“保送”待遇啊!

曾经的我也厌恶现在的自己,看不起躺平、磨洋工、吃白食、得过且过。但我变成现在这样,恰是因为曾透支健康,发烧也坚持上班,即使嗓子疼到说不出话,也还要将电话静音后咳嗽清嗓子,然后在电话里和客户说抱歉。这样的卖命没有给我带来财富、权利,甚至尊重,所以我才会不断怀疑自己——或许我根本不适合这里。随着经历增长,我意识到受制于性格、能力,不是所有人都能爬到领导层的位置,也并非一定要到高位才能过得好。

“咸鱼”的快乐源泉不是满足他人,而是自我满足。几年3月份涨了一次薪,这次面试新部门成功又涨一次,这是我当前的满足。如果新部门的工作很适合我过“咸鱼”生活,那么我将不吝于为之努力;如果不适合我,那么我将继续寻觅适合我的工作。是不是很矛盾?要知道“咸鱼”是一种舒适的状态,如果这个工作让我感到舒适,那么作为回报,我就会努力将它做好。

开心上班,开心下班,为自己而工作!

耕读君
耕读君

不会种田,也很少读书

文章: 119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