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加班,竟然被老婆骂了……

晚上,十点多,门开了。我在客厅用手机看电视,妍放下手里的东西,望了一眼桌上的碗筷。

我说:“晚上我炒了饭,锅里还有,吃不?”

“不吃。”看得出来她有点不爽,“碗筷要收。”——这是找茬的借口,不过我知道不能让事态严重下去,于是赶紧暂停了电视,将碗筷洗好摆整齐。

妍说:“凭什么?凭什么你可以在家翘脚看电视,我就要加班到十点多才能回家?”

我不敢应声,虽然心里一直在吐槽。之前我曾应声过,但无一例外被她打断,最终引发争吵,所以我不应声了。女人要的不是对事情的回答,而是对她的关心。此刻我很难真心地关切她,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不应声。

我天天准时下班回家,也不是说每天工作都轻松解决,有时回家也还得收尾。但是妍不同,从十月份下旬开始,她就没有哪天是不加班的。按照她自己的话讲,“一周工作 6 天,一天 12 小时”,什么 996 在她面前都弱爆了。

很明显,这是不正常的。

从公式 工作总量 = 工作效率 × 工作时间 可知——

  1. 工作量一定的情况下,效率越高,所花时间越少。幼儿园里,不说全部老师,至少大部分一线教师的工作量应该是相似的。同时,所有工作量相似的老师并非全都要加班到这么晚,有人早、有人晚,说明妍的工作效率需要得到提升。这属于个体差异。
  2. 从宣布12月将迎来“省优”评比以来,幼儿园加班的情况愈演愈烈,连周六都安排加班。我们承认个体差异,然而不可能所有老师都效率低下,所以在整个幼儿园都需要加班时,我们可以认为工作总量已经超出了正常 8 小时所能完成的量。这,就是幼儿园的问题了。

我虽不在教育行业,但也耳濡目染,知道学校之间的竞争在于口碑、在于师资、在于学术成果、在于等级评比;也知道荣誉是全部老师共同努力争取的,在关键时刻拼一把也理所当然。但是——哪有每年花几个月拼“省优”的?

我们 2016 年毕业,毕业后妍考了编,从入职到现在已经 4 年多了,没有一年不提到“省优”。吊诡的是,“省里”从不给个痛快话,只说有“可能”某个月份会下来,谁也不知道具体哪天能了结。像前几年,忙到最后,“省里”直接说今年不来了,这是不是搞笑?是不是在耍人?高考有确定的时间,公务员考试有确定的时间,“省优”怎么就这么耍大牌呢?

有问题的还有幼儿园领导,因为她们不止放任加班风气,甚至还鼓励加班。“省优”不过是她们的借口,最大的作用是给老师们打鸡血,每年都可以鼓动老师们“为荣誉而战”。无论评比过不过,也无论“省里”来不来,领导都是名利双收。

前段时间在网上热议的“家长群”话题,主要症结就是老师们做了太多与教育无关的事。何时居高位者变成真正的教育者,此类社会悲剧才可能避免。

默认图片
耕读君
很少读书,也不会种田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