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Tube 的红叉文化

这是一篇 2020 年 2 月就想写的文章,它一直躺在草稿箱里,只有标题一句话。

平时总会有写东西的冲动,但草稿就像长时间放在购物车里的商品,时间久了冲动也就消失了,很多草稿最终都被我删除,但是这个标题我一直留着。

目前 Youtube 上充斥着大陆的 UP 主,大陆的观众,甚至有些频道还是大陆官方媒体设立的。这种迹象足以说明,一部分人“先翻墙”的人没有转发散播违法的资讯, 甚至大多都有正向的反馈:“越翻墙,越爱国。”

混迹大陆的公知们被打压,自媒体兴起加速信息传播;经济增长,国内反腐打黑的推行;再加上疫情让国人看到了本国的制度效能,人们普遍意识到:洋人也是人,也有各种缺点,国外的月亮并没有更亮更圆。

当 Youtube 的风向开始转变,平台背后的人就会开始着急,为何?

Youtube 是 Google 的产品,Google 是美国的大企业,Google 花钱帮人选举,被选举的人反过来给公司开绿灯,Google 无论如何到底还是要照顾美国的利益。中国作为美国心目中最大的竞争对手,来我平台赚钱也就算了,还处处踩美国捧中国,这操作 Google 能忍?

于是,在像「岩论」「火锅大王」这样的 Youtuber 的频道中,我们就会看到很多红叉叉:

岩论 Yan Talk Youtube
火锅大王 Youtube

起初很多人都以为红叉是 Youtube 系统自动添加的,但是并不清楚添加红叉的意义在哪。后来 UP 主们相继爆料,大家才知道红叉是 UP 主自己添加的,代表这个视频已经遭到 Youtube 限制,没有广告收入,而且不会有推送了。

久而久之,Youtube 大陆圈兴起一句话叫“红叉出品,必属精品”。能够被 Youtube 审核人员盯上,视频应当有以下特征:

  1. 流量大,足够热门
  2. 很“粉红”
  3. 很“反美”

Youtube 上有越来越多的中文内容,可是 Google 不可能在美国专门招聘懂中文的人来做审核,而且在大陆又没有开展这项业务,假设你是 Youtube 管理层,你会如何做?

很简单,大陆旁边的台湾、香港,本身做审核的人兼顾简体字内容不就行了吗?反正他们也都能看懂!

然而这样做便产生了很大的问题。首先这些审核的人员大多自居“沐浴着民主阳光”的人士;其次他们认为大陆是不配拥有民主的;最后,当高举“言论自由”的人手握裁判权时,被裁判的人就已经失去言论自由了。

特别讽刺,有些人认为大陆人没有言论自由,于是拒绝大陆人在 Youtube 上自由发表言论。

不得不感慨,这个世界仍处于弱肉强食的原始社会,谁手里掌握着话语权,谁就可以定义正义和邪恶。西方长期掌控着媒体和舆论,因此能够粉饰自身,将对手贬得一无是处,甚至可以不动一枪一弹,用舆论打垮一个国家。

大陆的 UP 主要想在 Youtube 上“站着挣钱”,属实不容易。

《让子弹飞》站着挣钱

之前提到,部分大陆官方媒体也在 Youtube 上创建了频道,例如人民日报。可是看看人民日报发布的视频,都是些不痛不痒的新闻,完全没有大国官媒所应有的那种气场。

为什么?因为这是在人家的地盘上,有气场的视频一上传就被干掉,那干嘛还挣扎呢?

所以中国并不缺讲故事的人,有很多像「岩论」这样会讲、而且讲得非常精彩的 UP 主,我们缺的是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上的国际化平台。

此前抖音曾有机会成为这样的平台,但是它的老板很明显更看中能够装入口袋的“刀了”。搞出海外专版 TikTok 也就算了,还完全禁止大陆人注册使用。美国政府一恐吓,马上就决定低价出售。

中国人的公司却要听令于美国政府,只能哀叹国力尚不足,人心尚不稳,我们仍需努力。

制作视频需要花费大量成本,同时也可能带来高收益,有些 UP 主就靠做视频为生。从观众的角度看,Youtube 的红叉是对内容的某种“认可”,但是从 UP 主的角度看,这就是花费的大量心血付诸东流。

在 Youtube 的利益面前,UP 主无论如何努力都无法撼动权威。在强权的脚下反馈、投诉、抗议都没有意义,始终只能充当弱势方。这是屈辱,也是我们继续前进的动力。

吾辈当自强!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