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再聚东山

最后我们去渔排上吃了午饭,在码头边上拍了合照,说完再见后就各自启程回家了。

那家渔排是我们三年前去东山时吃第一顿饭的地方,而东山又是我们第一次集体出游的地方。我们隐隐察觉到,各自都有自己的心事和烦恼,这次相聚已经非常不易,以后还能不能再来也成了谜。

地方还是那个地方,但是人已经变了。有人因为装修房子没空参加,有人被两个孩子牵绊住不能走开。不过也有新朋友临时加入,使这次相聚不至于太过冷清。

三年前,我们什么都没有,一群人租了辆面包车前往东山,租了一栋小别墅,连晚上烧烤的食材都是从厦门买好带过去的。那时我们都没有结婚,各自谈着男女朋友。三年后,有些人结了婚也有了孩子,有些人的爱情长跑还在继续,还有些人不幸连对象也丢了。有些人买了房和车,还贷成为最大的压力,有些人从单位辞职创业,也有些人失去了拼搏的勇气……这是我们迥异的人生轨迹。

三年的时间里,我们时常聚餐,举办过数不清次数的生日party;我们一起去过汕头、去过平潭、去过九仙山,还一起去过台湾。如果不刻意回忆的话,这些经历仿佛只是发生在别人身上的故事,翻看手机相册时才会察觉,那是以前的自己。

这一次,我们租了更大的别墅,喝了更多酒。可是,为什么这次的快乐不像以前那样晶莹剔透?为什么每个人的笑声都不再清脆爽朗?难道是生活有太多的烦恼和痛苦,让我们失去了纯粹快乐的能力吗?我希望大家只是心里有了牵挂,而不是把自己隔离在热闹之外。

我从网上看到说,成年人朋友变少是因为各自变得独立了。大家都有能力过自己的生活、做自己的事,大家不再相互依赖。当初我们是如何走到一起的呢?刚刚毕业参加工作,那时我们都是社会小萌新,有许多的困难无处诉说,因此我们互相鼓励支持,从各自的身上获取经验和快乐,从这个小团体里面获得归属感。

如今还剩什么可以让我们互相依赖?我想不到具体的条目,但我猜是一起经历过的回忆和内化了的友谊——当有人问他们是谁时,我会不暇思索地说:朋友。

千金难买一知己,知己不可多得,若要让我们都成为知己似乎不太现实。但是,在人海茫茫的城市中每个人都是孤独的个体,有一群能够轻松聊天、能够一起出游、能够互相开玩笑说荤段子的朋友,这已经是极大的幸运了。

热情会归于平淡,友谊越久越醇。这次东山之行只是漫漫长路上的一个节点,当有一天我们抛下了心头琐事,可以轻装上阵时,必定还会再约的。

默认图片
耕读君
很少读书,也不会种田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