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谷

最近似乎掉进了生活和情绪的低谷。

工作是为了生活,但以我现在的状态,更像是生活为工作让步。效率低、人不在状态的时候真的什么都做不好,于是不得不加班处理事情,形成恶性循环。

疲惫和倦怠不停地冲击情绪。耐心是什么?我似乎很久都没有耐心做件事情了。

自从幼儿园复工以来,妍似乎也没有特别好过,我们的语气似乎长了刺,双方都在隐忍。只是,越忍越难受,越忍越容易爆发。

笑笑一直都留在老家,我们想她,希望她能呆在自己身边。可是我俩都要上班,双方父母都有事在身无法到厦门来帮忙。断奶之后笑笑就和我们分开了,她的成长我们缺席了很久。

最近我们希望舅妈到厦门来帮忙带笑笑,这会是一个重大的决定。

我们希望舅妈能长期帮助我们,那就意味着她要放弃其他可能的收入,而我们,要给她合适的工资。虽说车贷还完了,房贷用我俩每月的公积金就够,可俩人的收入都不算高,舅妈的工资也会成为一个不容忽视的压力。

另外还有我们与舅妈相处、舅妈对笑笑成长的影响等等,这些问题不得不提前考虑。

整个人仿佛坠落谷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