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时候喜欢去河里游泳。

这条河从村子中间穿过,经过一棵大榕树后拐了个弯,在这弯左边有一整块大石头,石头下边被水冲得越来越深,形成了一个上下细而浅、中间粗而深的半月形水潭。这就是我们童年时代的游泳池。

暑假的太阳照得人睁不开眼,我们就像长了鱼鳍和鱼泡,恨不得24小时在河里翻滚。河里有男孩也有女孩,有上小学初中的大小孩,也有幼儿园的小小孩。那时我正好学会潜水,吸满一口气扎进水底,看阳光透过清亮的水面直射到沙石上,感受凉丝丝的水从身上划过,就这么欣赏美景。

我贴着地面往前滑行,远处有一截弯弯的东西沉在水下,在阳光的摇曳下忽明忽暗。我想,是不是有人把玩具弄丢在这里了?是断掉的伞柄还是谁把潜水镜的呼吸管落在水里了?

我慢慢地游近了,伸手抓起,同时将头浮出水面。其实触碰到它的时候我的心就凉了一截,因为它的表面像糊了一层毛一般松软,在我抓住的时候,它很快地散开了——没错,它是一截屎!我非常的后悔且羞愧,我四下偷偷地看其他小伙伴,没人注意到我,但我依然觉得整个水潭都被晒得发白,白得发黑。

那天我游着离开了那块区域,将手埋在水,捡起数不清的石头来搓手,一直搓到手指和掌心起皮。我恨那个在河里拉屎的人,恨不得把那截屎塞回到他嘴里,但我做不到,我连他是谁都不知道。

一天中午,太阳像往常一样照得人睁不开眼,我来到河里消暑。之前的恨意不断地在我心中翻滚,这时我突然有了一点便意。既然我找不到之前在这里拉屎的人,那我就没办法报仇,但我又确实很难受,我何不也在那个地方拉泡屎,让别人也不小心抓一下呢?有人抓一下我的屎,我还比较不吃亏呢!于是我来到浅滩,蹲了下来。

那是我人生当中拉得最不舒服的一次。虽然大中午有人出现的可能性不大,但不远处有一座桥,它是跨越河流的必经之路。我十分地注意着桥上是否有行人,一点都拉不出来。这时远处突然传来一声尖叫:

“啊呀呀,你们这些短命子在河里屙屎!”

原来是一个婆婆,她经常到我妈店里看病,我认得她,想必她也认得我。我吓得一哆嗦,之前在肛门口徘徊地屎就这么吓出来了一半,挂在屁股上进也不是退也不是,我根本起不了身。

婆婆走到了河滩上,见我竟然不起身,以为我不把她放眼里,这时她也终于看清楚我是谁,立马质问道:

“你知道你奶奶要在下游洗衣服、杀鸡杀鸭的吗?”

我终于忍不住了,痛苦地用力一夹,起身跑到深水区钻进水里,一直背对着那个婆婆,但是她的责备像一块块石头往我身上砸。直到她终于离开,我才敢起来穿衣服,悻悻地回家。

后来我就很少再去那条河里游泳了,慢慢地村里有人建养猪场发家致富,大家都跟风搞养殖,未经处理地污水悉数排到了河里。河水脏了,再也没有人去河里游泳,更没有人再去河里洗衣服和杀鸡鸭。曾经清澈透明地河水,人在里面拉了一泡屎就觉得是污染;而现在谁家的猪屎猪尿都往河里排,无数的猪在河里随地大小便以至于整条河水都泛着黑色的泡沫,还传来阵阵的恶臭,大家却习以为常,谈论的只有猪肉的行情和饲料的成本。

我很后悔当初的无知与冲动,很怀念当时人对环境的尊重,更怀念那让人睁不开眼的阳光、一望无际的蓝天还有在阳光下摇曳着波光的河水。它们都已经变成回不去的记忆。

发布者:耕读君

很少读书,也不会种田

留下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