唉,英语!

Hello, everyone. I’m Louis from Premium Support Team. It’s my pleasure to attend Zero Dsat Rockstar, and it’s my honor to give speech here.

Zero Dsat is long-term target of everyone in our team. We give solutions, we delight customers, and we try the best to find out the way to help them. Zero Dsat is more than metrics, but the value of our jobs.

When I review comments from customers, I found they’re really satisfied if I solved their problems. As we all know, perfection doesn’t exist, neither perfect products. But our services make it closer to perfection.

There’re countless companies in global, but only a few of them succeed. We not only focus on products, but also on customer services. Because good experience builds up a strong tie between customers and us. I believe that’s why we make it succeed.

In the ongoing future, we’ll keep on providing the best service to customers. More Zero Dsat, more success.

Thanks for your listening. Thank you!

有个季度拿了不错的成绩,于是我代表前部同事在表彰会上给一众老外 boss 发言,以上是我的发言稿。

我不是第一名,为什么是我去发言呢?因为其他同事仅仅参与老外的会就已经怕得要死,怎可能做代表发言呢?而我也清楚记得当时的场景——我脑袋一片空白,只知道念稿子,甚至后来为了掩饰颤抖的声音,我的语速也变得越来越快。

念完稿,我憋着的气终于松掉,各国的 boss 鼓掌后纷纷发言,然而我只听出来他们夸我口语,其他的我只能礼貌性地微笑点头。

是的,我考过了六级,可是单词量和写作水平仍停留在初高中水平,口语只限比较准确地念稿,听力水平只够应付听力考试。——我学了个不能实际使用的英语。如果没猜错,大多数学了十几年英语的中国人和我的境况是一样的。

妍给笑笑报了一家连锁的英语兴趣班,由外国老师全英语授课,学费两万多。我每周两次送笑笑去上课,家到机构往返 40 公里,一个月就是 320 公里。有次在路上堵车时,我问笑笑前面车的灯是什么颜色,她说是红色,接着我问她红色怎么说。

她停了一会儿,回道:“我不想学英语。”我问她敢不敢和她妈说这句话,她沉默了。

妍是幼儿园老师,经常代表幼儿园参加比赛,家里的幼教理论书籍堆满书柜,时不时还要写论文。她的教育理念绝对比我先进,可是为什么还是控制不住自己,让下一代提前卷起来了呢?要知道,笑笑的年龄还不到三周半,今年才刚上幼儿园,中文表达还磕磕盼盼,而且很重要的一点是,她根本坐不住。

之前丈母娘帮我们带笑笑时,家里有些识字卡片是中英双语的,丈母娘小时候因家里孩子多经济跟不上,连小学都没念完,但其本性好学且接受能力很强,经常跟着 APP 的发音念,于是笑笑也学着念了几个单词。丈母娘多次和妍说笑笑语言能力强,可以学英语,我想这是妍决定给笑笑报班的一个原因。更深一点的原因,我猜测是因为妍当初考研时吃过英语的亏,她不希望这样的遗憾再发生在孩子身上。推荐这家机构给妍的,是她曾经一名学生的家长,一个个家长都这么拼,看在眼里的老师能不焦虑吗?

我和妍都是固定时间上班的人,结合同班家长的时间,最终和机构敲定的时间是周四晚上 7:50、周日上午 11:30。我虽已大部分时间在家办公,然而周四经常是部门开会时间,也就是说我很可能需要去公司。妍这边则是固定周四傍晚开会到很晚,周末也经常需要出去开会学习,根本不可能由她送笑笑。

周日休息还好说,周四简直就是煎熬。下班后我要第一时间去幼儿园接笑笑,然后驱车进岛,到达后找车位,带笑笑去吃饭,最后抱着笑笑飞奔到机构。在教室外等待40分钟,有时下课后还需要听老师的反馈。此时已经接近9点钟,笑笑在幼儿园上了一天课,傍晚再上40分钟,她的专注力本身很差,从老师传出的视频看,很多时候都不在老师的频率上。老师反馈时她早已不愿意安静呆着,经常闹脾气,搞得非常尴尬。我忍不住想,花这么多时间、精力、金钱,不图她学会多少句子,但至少礼仪、规则能够掌握也好,然而就这点希望都无法满足。

每次在回家路上崩溃,对笑笑发火,回家后妍还得做我的思想工作,我不清楚还剩多少课时,只希望它早点结束。

学知识前得先学会社会规则、学会做人,如此着急地给笑笑灌输知识,最终反而可能让她讨厌学习。

和笑笑同班的有个女生,初期是父母陪着去的,后来父母没空,换成爷爷接送,每次上课都要在门口挣扎很久才进教室。确实,老师是用游戏的形式上课,可是这些年龄小的孩子,真的是自己想学的吗?

默认图片
耕读君
不会种田,也很少读书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