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亚铅头钩开张+解锁新鱼种

平时钓白条翘嘴的地方海水倒灌,瓜子亮片和平振亮片搜了半个小时都没口。

之前遇到一个钓友说上游水更干净,而且有大马口,于是驱车往上游跑,走走停停找钓点。

越走越偏僻,终于在一处村落看到一座小桥,桥下是矮矮的水坝。坝下水花翻腾,溪的中间还有沙洲,一看就是有鱼的地方。

开始我依旧用的是自己绑的瓜子亮片线组,4号绣钩和4号子线,第一杆抛出,落水就有接口,拉起来一看是马口。这是我第一次钓到马口,心情不禁兴奋起来。

马口

第二杆甩到深水区,顿时一股拉力传来,卸力开始吱吱作响。鱼在水底不停挣扎,但我并不着急,慢慢地往回收线。突然拉力消失,我以为是脱钩了,但是收回线一看,钩竟然没了——痛失大鱼!

为了避免这种情况再发生,我开始换铅头钩+软饵。以前从没有用铅头钩钓到过鱼,今天能否开张呢?

把钩甩到沙洲边缘的浅水,慢慢地收线,感受钩子在沙子上摩擦跳动。就在铅头钩即将进入深水时,突然一阵拉力,提起一看还是马口。虽说鱼没变,但这是第一次用铅头钩+软饵钓到鱼,感觉今天晒的太阳已经值得了。

随着气温继续上升,感觉已经没有什么咬口。旁边走来几个人——卧槽——竟然是“电工”,这地方有人电鱼。

带着鄙视,我爬上岸去到水坝上游。放好鱼护,我看到岸边有个小小的洄水湾,水面上方是茂密的树枝和草,这个地方应该会藏鱼。

轻轻将钩丢下,等钩沉底,慢慢收线。突然一阵拉力,明显不是马口这种小鱼,幸好用的不是瓜子亮片线组,否则肯定又得跑鱼。它在水底挣扎一番,终于还是被我拉出了水面。初看以为是罗非,但是它的嘴比罗飞长,身子更粗圆,尾巴更短,用 APP 拍照识鱼,才知道原来是淡水石斑。

淡水石斑

气温越来越高,有些鱼开始浮在水面上,似乎水体有点缺氧,我知道这种情况下鱼很难钓了。在太阳底下晒了一上午,大脑开始抗议,于是决定收工回家。

回到家累到不行,一口气喝了大杯水,吃了点水果,澡也来不及洗了,躺在地毯上就睡到傍晚。

今天钓到的鱼很少,不过,既探索了新钓点,又解锁了新鱼种,而且铅头钩+软饵还开了张,感觉相当满足了。

耕读君
耕读君

不会种田,也很少读书

文章: 118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