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1/4 新年第一份感动

班车在我眼前掉头走了,我一直挥手,希望司机能从后视镜看到。

不过明显司机没有。我只是偶尔去趟公司,所以司机这样也很正常。我知道前方200米有个红绿灯,如果正巧红灯时间比较长的话,以我跑步的速度应该能追上。

跑到十字路口时,为了躲一辆车,我赶紧停下来。接着一辆电动三轮车停在我旁边,司机说:“要不要带你一程?”

我没有迟疑地回答:“好!”然后绕到三轮车后头。

三轮车后边载货的拖斗坐着一个人,应该是司机的同伴,他们都是四五十岁的样子,穿着蓝灰色布衣,可能是农民工吧。

农民工

坐着的人似乎也没反应过来,楞楞地看我。拖斗围挡很高,我退后、加速,左手扶着围挡右手抓着包,右腿翻上拖斗。此时左腿还悬在车外,我抓紧围挡不让自己失去平衡,终于把腿收回,整个人站上了车。司机立马加油门,我站起来和司机说:“前面那辆白色大车。”

幸好班车还在等红绿灯,追到大车旁边,我踩着三轮车侧边的围挡跳下来。和三轮车司机不断说谢谢,但司机并未做任何回应,好像这就是一件不值一提的小事。有可能他回应了,只是声音太小或只是在心里回应;也可能他自己也还没反应过来,为什么会帮我追前面的车。

上了班车,我和班车司机说刚才的情况,司机道歉说自己没注意到有人在追,同时也夸赞三轮车司机人很好。

激动之余,我望着那辆三轮车,直到他们远去我才想起拿手机拍照,可是转眼就看不见了。

我不记得三轮车司机的长相,回想起之前帮我指路的环卫工,我发现人心的善恶和年龄、财富、职业、身份没有任何关联,从来都不能用外在的东西来评判一个人。而且无论是谁,内心里一定存留了天然的善良,在他人需要帮助时会产生冲动。

这是2022年我收到的第一份礼物,且远比看得见摸得着的实物更让我感动。

留下评论